nEO_IMG_DSC05977-yam.jpg

 

 

「又是一場忙死活老百姓的無聊宴會」

煩躁地扯下領結,扒了扒梳得工整的頭髮,

租來的西裝隨手丟在床上,點根菸,時間又來到清晨

 

他是一名職業攝影師,

偶爾兼差負責上流宴會的採訪拍攝工作

今天一如往常,傍晚在高級酒店舉辦的慈善拍賣會持續到午夜才姍姍結束

回到家又是這個鬼時間

 

匆匆洗了澡,生理時鐘讓他習慣了夜行性生活,

現在還不是上床睡覺的時間

打開電腦,連結相機

準備稍微整理一下辛苦一天的工作成果

 

上千張的照片,主角個個英俊挺拔貌美如花

卻沒有一張入的了他的眼

「嘖」

不耐的又抓了抓頭髮,難道職業倦怠這麼快就找上他了嗎?

 

百般無聊的盯著螢幕滾動滑鼠,

看多了上流社會的虛情假意,很難再對炫燦繁華有過多着迷,

肉眼所見再美都比不過內心的真實,眼前的虛偽總讓人提不起勁

一下下快速地按著刪除鍵,

再按下去後天沒辦法交差了,即使知道,食指還是不曾停下

 

「喔?」

螢幕上一名女性身影讓他停下猛按delete的食指

奇怪,自己怎麼沒有印象拍過這名女性?

是偶然拍到的嗎?真難得,上次不小心按到快門都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

 

晶亮的眼眸,調皮的微笑,讓他想起愛惡作劇的貓

突然有股直覺,眼前的人兒跟他見慣的那些嬌生慣養大小姐們不同

帶著一絲興味,揚起嘴角,

滑鼠滾輪往下一格,手指再度飛快的動作,

「差不多了,就這樣吧」

明天再稍微修片,後天就可以交差了

電腦關機,上床睡覺

 

 


 

「哈阿~好無聊喔~」

眨眨眼裡因呵欠而起的淚水,將視線調回眼前的熱鬧

難得回台想好好渡個假,卻臨時被公事纏身的哥哥抓來代打參加這個什麼慈善拍賣會

不過又是個掛羊頭賣狗肉、假惺惺的聚會,

真為難哥哥三不五時收到邀請,明明很討厭卻還不得不參加

 

看著場內其他女孩爭奇鬥艷,勾心鬥角比衣服貴比珠寶多的醜態,

「拜託啊~哥哥你千萬要把持住啊!我可不希望未來的嫂嫂是這副模樣」

滿腦想著不相干的東西,數著秒針一格一格的走,

多走一格就可以快一秒回家

 

明天又要回英國了,真不想把時間浪費在這裡

「但是人在江湖總有身不由己的時候吧」

自嘲地想著,對身前某個上前搭訕的暴發戶二百五揚起禮貌性的微笑,

把酒杯放回服務生的拖盤,順勢閃過對方伸過來的手,

「噢噢,這件衣服是跟表姐借的,別弄髒了」

 

轉過身再偷偷用力拌了對方一下,

「活該摔個狗吃屎吧」

眼底閃過惡作劇得逞的笑意,對某些豬哥講禮貌就是對自己殘忍

 

另一頭,一位攝影師拍了眼前的名媛後匆匆走過

 

 


 

「奇怪」

明明拍過的名媛淑女不下萬千,為何就是對她念念不忘?

她──到底是誰?

幾個月來這個問題時時困擾著他,

以為多接幾場社交聚會case就能再遇見她,

不斷尋尋覓覓卻仍一無所獲,彷彿從世界消失ㄧ樣

 

要知道她姓誰名啥還不簡單,能出入社交界自然不是小老百姓

只要打電話給在報社工作的朋友自然能得到答案,連生辰八字都不是問題

基於一種不願與人分享的私心,寧願自己花時費力用最笨的方式慢慢找也不願第二人見到她的翩翩倩影

更別說主動與人提及這個藏在自己心中的秘密

 

 


 

趁著休假到英國散心,走在泰晤士河畔,看著街頭藝人表演

工作上累積的緊繃與壓力得到釋放,

徵得藝人同意後拿起相機拍照,欣賞各式表演可以帶給他靈感

這次也不例外,腦中有些想法浮現,回台灣後試試

 

放下相機,身後傳來一個甜美的聲音,

「先生,不好意思,可以請你幫我們拍張照嗎?」

「當然可以」,他一向是個有紳士風度的人

轉頭、抬眼,

──

是她!

金魚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